政经哲学之二十四:人口

所谓,读书的功夫在书外。

毛当年说,--号称明史专家,没有通读明实录,连他的学生不如。再比如,马寅初搞新人口论,把马尔萨斯的冒充马克思的,而冒充手段如此低劣,岂不是欺负人?毛一度欣赏马寅初,后来绝交,不是没有根据的。

毛如果当年依了马寅初,那么,中国现在的人口就不是13亿,或许就是67亿,不到10亿,看怎么计划了。小半个大印度。大印度=印度+巴基斯坦+孟加拉。

明清人口峰值3-4亿,占人类1/3-1/4,可以查一下同期英国,日本,东南亚人口。

如果不搞计划生育,那么中国人口大约有167亿。中国人口份额快速萎缩,大国崛起,中华复兴,已经打了折扣。

在人口问题是,中国人被洗脑的厉害。

百度

19572月,在最高国务会议第十一次(扩大)会议上,马寅初再一次就“控制人口”问题发表了自己的主张:“我们的社会主义是计划经济,如果不把人口列入计划之内,不能控制人口,不能实行计划生育,那就不成其为计划经济。”马寅初的发言当即受到毛泽东的赞赏。他说:“人口是不是可以搞成有计划地生产,这是一种设想。这一条马老讲得很好,我跟他是同志,从前他的意见,百花齐放没有放出来,准备放,就是人家反对,就是不要他讲,今天算是畅所欲言了。此事人民有要求,城乡人民均有此要求,说没有要求是不对的。”毛泽东还特别注意到,积极倡导计划生育的邵力子就坐在马寅初身旁,似乎是在表示对马寅初的支持。毛泽东一语双关地笑着说:“邵先生,你们两人坐在一起。”邵力子和马寅初听毛泽东这么一说,互相看了看,也开心地笑起来。

马寅初在北京大学大饭厅发表人口问题的演讲,这是他1949年后第一次公开的学术演讲。在讲演中,马寅初讲述了几年来调查研究的结果。他怀着忧虑的心情说:“解放后,各方面的条件都好起来,人口的增长比过去也加快了。近几年人口增长率已达到30‰,可能还要高,照这样发展下去,50年后中国就是26亿人口,相当于现在世界总人口的总和。由于人多地少的矛盾,恐怕中国要侵略人家了。要和平共处,做到我不侵略人家,也不要人家侵略我,就非控制人口不可。”这句话,很快就传到了毛泽东的耳朵里,毛泽东见到马寅初时,严肃地对马寅初说:“不要再说这句话了。”马寅初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,马上写了一张大字报,贴在北大校园里,公开做了自我批评。后来,他在撰写《新人口论》时,就确实没有再提出上述观点。6月,马寅初将《新人口论》作为一项提案,提交一届人大四次会议(全文发表于75日《人民日报》),这篇文章从10个方面论述了为什么要控制人口和控制人口的重要性与迫切性,以及如何控制人口等问题。[3]

实际上毛泽东对于人口多一些好还是少一些好,内心一直是矛盾的。直到“大跃进”开始,毛泽东的思想才确定下来,毛泽东说:“现在看来,搞十几亿人口也不要紧。”

《新人口论》共分十个部分:

⒈中国人口增殖太快

⒉中国资金积累不够快

⒊在两年前就主张控制人口

⒋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的错误及其破产

⒌人口理论在立场上和马尔萨斯是不同的

⒍不但要积累资金而且要加快积累资金

⒎从工业原料方面看亦非控制人口不可

⒏为促进科学研究亦非控制人口不可

⒐就粮食而论亦非控制人口不可

⒑几点建议。

高论:“缺点是消费多、积累少,一九五六年我们的国民收入将近九百亿元。其中消费占百分之七十九,积累只占百分之二十一,即等于一百八十多亿元,这笔资金要分摊在重工业、轻工业、农业(包括林业、畜牧业、渔业)、运输业、建筑业、商业(包括对外贸易业)这许多单位之中,每个单位分到的,为数极微,当然不能大踏步的前进。资金积累如此之慢,而人口增殖如此之速,要解决“资金少、人口多”的矛盾,不亦难矣哉?我们不屑向美国借款,我们亦不能用帝国主义剥削殖民地的方法来榨取资金,亦不能仿效日本以甲午赔款作为工业化的本钱,我们只得自力更生,依靠自身的积累,但自身的积累与消费的比例,是百分之七十九与百分之二十一之比,可否把消费减少一些,把积累增加一些呢?一看中国实际情况,这是带有危险性的。

国民收入只有这一点,分为积累和消费两部分。积累多了,消费就少了,对于人民的生活,难免照顾得不够。反之,消费多了,积累就少了。就必然推迟工业化的完成,故二者之间必须求得一个平衡。至于如何平衡,要看实际情况。在苏联消费占百分之七十五,而积累占百分之二十五,即占国民收入的四分之一。在中国由于人民生活水平较低,人口较多,消费比重当然要高一些,所以有百分之七十九与百分之二十一之比。我们不能如苏联一样把积累提高到百分之二十五,把消费压低到百分之七十五,那就等于说我们只顾工业化,不顾人民了,不免会出乱子。波匈事件的原因之一,就是由于政府只顾工业化,不顾人民需要,使人民对于工业化的热望一变而为对生活的失望,因此出了乱子。我们现在把每年增殖出来的一千二百万多余人口放在农村,虽然出于不得已,但难免发生副作用。今日的农民对于自己生产出来的粮食,总想多留一些,对于生活上的需要逐渐要向城市居民看齐。他们要吃油,所以今日油的紧张超过粮食,他们要穿新衣,所以布不够(当然棉花不够也是一个原因),所以布票要折半使用。因此把每年增殖出来的一千二百万人口安插在农村,他们的劳动生产率在短期内既不能提高,而在生活需要上又要向城市看齐,长此以往,如何得了。所以对于人口问题若不早为之图,难免农民把一切恩德变为失望与不满,虽不致蹈波、匈的复辙,然亦不免给政府带来很多的困难。因此,我主张要提高农民劳动生产率,一面要积累资金,一面要控制人口。不然的话,徒劳无功。

这就是中国当时经济学界一流人物的认识水平:

1、积累多了,消费就少了。反之,消费多了,积累就少了。

2、把每年增殖出来的一千二百万多余人口放在农村……他们要穿新衣,所以布不够。

我只能呵呵,呵呵。

这位马先生课是美国耶鲁大学毕业的高才——简历:

1882624日,生于浙江嵊县浦口镇。

1898年,马寅初到上海读中学(在今上海市澄衷高级中学)。

1901年,考入天津北洋大学,选学矿冶专业。同年与张团妹结婚。

1906年,赴美国留学。

1910年,获得耶鲁大学经济学硕士学位。

1914年,获哥伦比亚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。

1915年,马寅初回国,在北洋政府财政部当职员。

1916年,任国立北京大学经济系教授兼系主任。

我以为,马寅初误导了几代中国领导人。尽管一代没有采纳计划生育,但其思想已经深入窠臼,暗中比对。

历史事实是,随着英国人口的爆炸式增长,大英帝国建立了全球霸权。英国人没有理睬马尔萨斯,继续自由放任,法国人倒是热捧为马爷,继续龟缩在巴黎周围一代。

把积累与消费对立起来,这种经济学导致中国经济长期处于短缺经济状态。

更奇谈怪论的是,多余人口要穿新衣,所以布不够。天啊,于是只好计划,发布票。

马寅初短缺经济学+陈云鸟笼经济学=鸟笼中的中国人。

领导人被误导,导致国家走入歧路,陷入泥潭,甚至破产,司空见惯。

法国被误导,丧失货币主权;苏联被误导,解体;美国被误导,大萧条,再误导,充当警察,发不出工资;英国被误导,世界霸权崩解;中国被误导,计划生育……台湾被误导,小龙变蛤蟆。

日本被误导,吃了两颗毒蘑菇,再误导,人口收缩,再误导,金融战败。

朝鲜被误导,进入金家世袭王朝。印度被误导,继续挤敞篷火车,上露天厕所,强奸大国当仁不让。

历史在看似一系列误导中演变着,有的是技术性误导,有的是战略性误导。有的是回天乏力,无可奈何,有的是本可以避免的。人物也好,民族也好,国家也罢,充当了世界神经的工具。

王夫之说:以秦之私,成天下之大公。这就是历史辩证法。

现在,我们完全可以说,以美国之私,成天下之大公。谁有能力利用美国这个杠杆,完成全球化这一走向大公之坦途,谁就是英雄。

因而,是中国利用美国,还是美国利用中国,是同床异梦还是狼狈为奸,是半路夫妻还是萍水相逢,是一夜情还是长相守……话说天下大势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……

值得注意的是,马寅初新人口论的4-5

⒋马尔萨斯的人口理论的错误及其破产

⒌人口理论在立场上和马尔萨斯是不同的

有点欲盖弥彰啊。马尔萨斯论证的要点是:生活资料的增长赶不上人口增长,当人口达到到不堪重负时,只有靠战争,瘟疫解决。所以,当马寅初说出“由于人多地少的矛盾,恐怕中国要侵略人家了”,这种口误,并不奇怪。

马克思当年就批驳了马尔萨斯的庸俗,用资料证明,英国生产资料的增长远远高于人口增长。读过共产党宣言的人都会有印象,在有关资产阶级革命作用的历史陈述部分,对仿佛从地下突然冒出来的巨大人口,是加以积极肯定的。笔触之热情溢于言表。

马寅初低估了毛的读书能力。冯友兰后来的自责(1980年代)是真诚的,他说49年接到毛的回信,里面有“做人还是老实为好”。冯友兰当时心里老大不高兴,他说,后来他才明白,他哪里不老实了,就是他说要用三五年时间写出马克思主义的中国哲学史。陈寅恪不同,不接受马克思主义就明确说,官方也就一直有礼有佳。像马寅初那样的学术背景,说他是马克思的人口论,实在不太老实。其实,完全不必说假话,有什么观点就说什么观点好了,不必包装。

“由于人多地少的矛盾,恐怕中国要侵略人家了”。原来,中国威胁论,那么早就有了如此不够耶鲁水准的版本。总之,中国好是威胁,坏也是威胁,怎么才不威胁?从地球上滚蛋。哈哈。

 

 

相关文章
政经哲学之陆拾叁:官僚
政经哲学之陆拾叁:官僚
政经哲学之陆拾贰:国共
政经哲学之陆拾贰:国共
政经哲学之陆拾壹:异化
政经哲学之陆拾壹:异化
政经哲学之陆拾:语言
政经哲学之陆拾:语言
政经哲学之伍拾玖:道理
政经哲学之伍拾玖:道理
政经哲学之伍拾捌:本质
政经哲学之伍拾捌:本质